第二百七十九章,得章手

文 / 98酒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寒山寺碑,是一块碑文吗?你是怎么将寒山令放到里面的?”叶明不禁疑惑的看向寒山说道,听到叶明的问话,寒山双眸闪烁着明亮的目光,看向叶明道。

    “寒山寺碑是苏州城外寒山寺内一个石碑,上面刻着正是我们的暗号,枫桥夜泊这首诗,当初日本人侵占苏州想要占有这块碑文,而当初在当真正的石碑经过长春的时候,局座命令我们必须把真正的石碑给偷龙换凤,所以在个过程我们就用一块高仿的石碑给调换了,而正好当初寒山令行动已经执行完毕,所以我灵机一动就将寒山令放入了高仿的石碑中,石碑中的诗文姑苏城外寒山寺这句中的寒山二字其实就是机关,只要摁下这两个字寒山令就会从石碑之中出现,而整个东北也就只要我知道!”

    叶明听完了寒山的话,不由得双眸闪烁着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来面前这个男人还真是心思缜密而狡诈,果然不愧是个老牌军统,难怪能做到长春站站长的位置,但是让叶明想不通的是,既然有这份名单,他为何又要冒死来哈尔滨执行天火计划呢?于是叶明看向寒山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冒死来哈尔滨呢,为何长春站不针对寒山令而行动呢?”叶明说完,寒山的双眸也闪烁着无奈与苦涩的神情,而后看向叶明道。

    “叶明实话告诉你吧,寒山令一出,那就代表党国已经失败了,这是军统为了报复**而制定的行动,寒山令上的名单只能用于党国到最危难的时刻对**人员进行暗杀活动的,这些人现在都隐藏在**中央,他们或许不如你在**的地位大,他们有些可能就是不起眼的文职,所以对眼下东北的大局而作用是不大,这也是毛局长不愿意现在就开启寒山令的原因,但是他也急切需要这份名单在校长的面前证明军统的强大的作用!”

    叶明听完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看来毛人凤是准备一步一步来,他最先寄希望于强大的天火,但是天火现在失败了,他就又寄希望于这份名单了,还好藏得够隐秘,而且如今长春还在党国的手中,于是叶明看向寒山道。

    “好了,我知道了,下面你就说一些东北境内隐藏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据点,也好让我们在明面上有些交待,至于营救你出去还需要时间,不过你放心,我会告诉高明让他们不会处决你和你弟弟的!”

    寒山听完了叶明的话不由得双眸闪烁着期冀的目光,于是欣喜的向叶明点点头,而后就又交待了一些隐秘的据点,这些据点都是如叶明与萧山会面的青山酒楼里的人员一样,算是军统的外线,而叶明都一一记录了下来,算是也给高明和韩晨一个交代,而后就拿着审讯记录,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审讯室。

    ……

    三日后,吉林东北野战军作战指挥部,一个身形高大脸庞消瘦但双眸坚毅的中年人,身披军大衣,手里拿着一个指挥棒指着身后的军事部署图,看着面前在座的各个纵队司令员,在安静的办公室里,中年人身上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威严,虽然声音并不古钟般洪亮,但是那有条不紊的话语,还是让在座的纵队司令员们正襟危坐,双眸炯炯有神的注视着面前这个主席的爱将**,东北野战军司令。

    “第1、第2纵队及独立第1、第2师于5月8日开始渡江,从吉林北部扶余地区向中长路长春、四平段西侧实施远距离奔袭,记住是奔袭,沿途要迅速拿下怀德、公主岭、陶家屯、昌图等据点,目的是孤立四平,你们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明白吗?我们要趁国民党军还未真正的反应过来,大军压境四平……”

    **指着身后的地图详细的部署着此次自己命名为夏季反攻的军事作战计划,而叶明此刻也坐在各个司令员的身后,正聚精会神的听着**的部署,内心暗道,看来这次**是要将昔日的耻辱重新洗刷,看来此次对四平他要发动铺天盖地的攻势了,看了昔日的四平之败一直是**的心结呀!

    详细而周详的军事作战会议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最后在众人那必胜的保证下,夏季攻势前的作战会议也就结束了,叶明刚要离开,韩晨看向叶明道。

    “叶明,你先去我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有事情要安排你去做!”

    叶明听完了韩晨的话恭敬地点点头就离开了,韩晨看着叶明离开的背影,转过身来看向**,而**此刻也双眸深沉的看了一眼叶明的背影,而后看向韩晨担忧的目光道。

    “怎么,担心这次我们不会成功吗?”韩晨双眸担忧地点点头,看向**道。

    “你如今将北满的作战计划如约的告诉了杜聿明,我真的怕他会严阵以待,这样我们的北满作战就是一场硬仗了!”**听完了韩晨的话,却神秘的一笑,拍了拍韩晨的臂膀道。

    “老伙计,你就放心吧,北满的仗不算硬,但是他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就当是给他们血与火的历练吧,南满的仗才是硬仗,暗手一出,杜聿明定会中计的,你就安心吧,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吧!”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韩晨看着**离开的背影,莫名的都不认识今时今日的**了,这还是当初那个爱兵如子的**了吗?看来四平一战真的让他变了许多,心变得更硬了,脾气也越发的让人捉摸不透,用兵也是如此,虽然兵者,诡道也,但是不知道这次改变是好还是坏,韩晨内心苦涩的摇摇头,而后也离开了作战会议室,去往自己的办公室。

    韩晨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只见叶明正有些无聊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韩晨看着那沐浴在阳光下的叶明,内心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惋惜的情绪,多么好的人才,可惜八年的光阴还是没有感化他,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一想到重庆据点的灰飞破灭,韩晨也将内心的那丝软弱压在了心底,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随意地坐下,而后微微一笑,看向叶明道。

    “你这次哈尔滨审问寒山办得不错,让我们破获了军统在黑龙江内许多隐秘的据点,你的功劳我会记着呢,将军也决定让你这次也带着你的特战队,与第一纵队一起渡江作战,所以明天还有幸苦你一下,再去沈阳一趟,这次要多采购些物资,为我们的夏季反攻做好后勤工作,毕竟你也知道军队里有这么一句话,手里有粮心中不慌,这样战士们在前线才能更好的战斗!”韩晨说完,叶明正色地点点头道。

    “韩局,你就放心吧,我这次去沈阳,保证完成任务!”

    “好!好!真是青年才俊,好好干,叶明我看好你,不要辜负我培养你的苦心,好了,今晚好好警戒,安排后你离开后的善后工作,去忙吧!”

    韩晨说完,叶明点点头就离开了韩晨的办公室,韩晨看着叶明离开的背影,看着那明朗的天空,新的战火又要重燃了,只是不知道这次博弈后,是否胜利的天平就会朝着哈尔滨这边倾斜了。

    ……

    沈阳作战会议室内,杜聿明身穿墨绿色军服,双眸闪烁着明亮的目光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要是没有战争该多好,或许自己就可以和家人在那美丽的别墅里,晒着太阳,看着报纸,享受天伦之乐了,杜聿明想着,双眸不禁闪烁着对战争厌倦的目光,就在这时郑洞国来到了杜聿明的身后,恭敬地看着面前这个阳光下伟岸的身影,但是那两鬓白发,也让郑洞国看出了杜聿明的老态。

    “将军,江边来电,**那边已经有动静了,江边开始集结军队,怕是要大兵压境了!”杜聿明听完双眸闪过一道亮光,那厌倦的目光也在那明亮的光芒下一闪而逝,而后转过身来,微微一笑看向郑洞国道。

    “怕是北平那边校长亲临,已经让**感受到了压力,但是我总感觉这次**的攻势也是为了牵制我们,真不知道校长这次与**的博弈,会不会达到他的预期!”郑洞国看着杜聿明双眸深处的担忧,宽慰杜聿明道。

    “将军,有道是臣子尽其职,各安其命,将军还是不要过多忧虑,我们还是安稳好东北战场,至于校长那边,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杜聿明听完了郑洞国的话,情不自禁地点点头,是呀,自己的爱将说得对呀,还是各安其命吧,于是双眸充满了歉意的看向郑洞国道。

    “桂庭啊,不要怪我把你调到沈阳作战指挥部,你也知道上次锦州的失败,校长已经对你不满了,我把你调到我身边,也是不想让你调回南京,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意!”郑洞国自然明白杜聿明的心意,于是感激地看向杜聿明道。

    “将军,您多虑了,能在您身边,我还很乐意的!毕竟我也能多多学习,您也能多多提点!”杜聿明听完了郑洞国的话,欣慰地点点头。(刽子手的信仰..140140388)-- ( 刽子手的信仰 http://www.bzykj.cn/178/17849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棋子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bzykj.cn

无敌猪哥报彩图最新